龙情侠气QQ群: 154487815 媒体联络:tilungfanclub@126.com

龙文馆 tl-articles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龙文馆 > 旧资料堆 > 明星茶话会 亦舒
龙文馆

tl-articles

明星茶话会 亦舒

发布时间:2017/05/14 旧资料堆 有关狄龙 精选文章 标签:狄龙访谈浏览:0

明星茶话会 亦舒

这一次的清谈,开始的时候,因为大家都不认得大家,所以气氛有点凉凉的,等后来熟了,才说得多一点,其中狄龙不认得陈骏,陈骏只听过狄龙,不过男孩子到底是男孩子,说怎么都没那么怕难为情,没有影响什么。

狄龙:介绍过了——佟大哥,这姓字不是特别一点吗?

佟林:是的,姓佟的人并不多,事实上,这字应该念“同”音,但是大多数误作“冬”音了。

陈骏:佟大哥不是中国人。

狄龙:什么?

陈骏:旗人。他是满州旗人。

狄龙:什么旗?

陈骏:正黄旗,对不对?

佟林:是了。所以本来就是姓佟,很多人,觉得怪。

狄龙:真是抱歉,我是香港出生的,对于这些,懂得不太多。(微笑)

佟林:府上哪儿?

狄龙:广东。所以我国语讲得不好,刚进公司,是一句都不会讲的,现在总算学会了一点,但是也是不太高明,对不起各位。

陈骏:那里那里,这有什么稀奇?就等于我们不会讲广东话一样,我只会听。

狄龙:佟林是真名字?

佟林:是的。陈骏本名叫陈晶俊,你呢?

狄龙:谭荣。

亦舒:说说大家是怎么进电影界的。

狄龙:我是考的。第一部片子是《独臂刀王》,那个给林嘉骗死的男孩子,便是我,很少人认得出来吧?第二部是《死角》,还当男主角呢。(笑)

陈骏:我呢大概还要曲折离奇一点,我本来是新闻系的,后来进了电影界,当的也不是演员,而是摄影与助导,结果他们说:你怎么不来试试呢?于是我居然当上明星了。

佟林:我在电影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,不说也罢。(笑)

狄龙:那时候张先生在报上考人,考的便是《独臂刀王》的新人,好麻烦。考的东西不知多少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上的。

佟林:喜欢电影?

狄龙:喜欢。

佟林:那就好了,千万不要为出风头而干这一行。

陈骏:要出风头,可以做其他的事。(笑)

狄龙:请问你呢?最近才与公司签约的吧?

陈骏:说起来是很偶然的事,袁秋枫先生最近到台湾去,问我有没有兴趣替邵氏公司工作。一张合同便这样签下来了。

狄龙瘦了也黑了

狄龙:两位都是住宿舍吗?

陈骏:正是,住敦厚楼。

佟林:我太太也快来了。

亦舒:狄龙好像瘦了,比以前也黑了一点。

狄龙:(笑)瘦是因为住宿舍,没什么吃的,尽开罐头,所以瘦。黑是因为拍《十三太保》,天天晒。

佟林:狄龙一共拍了几部片子?

狄龙:十几部了。

佟林:最喜欢哪一部?

狄龙:《报仇》、《十三太保》。陈先生呢?

陈骏:啊,我?多部了,但是没有什么是喜欢的。

狄龙:记得我演《死角》自己买了一张票子进场去看,旁边坐一位太太,从我出场便批评到散场。(笑)

陈骏:你常买票独个儿去看自己的电影?

狄龙:是的,常常,我喜欢听观众的意见,自己朋友,当然在不会怎么刻薄。

佟林:自己的片子看得多了,有什么感觉。

狄龙:(摇摇头)越看越糟 ,没有挽救,只好在下一部电影里努力了。

陈骏:我的感觉也差不多,很少对自己满意,反正尽了力,也对得起良心了。(笑)

狄龙:起初做戏当然是紧张的。

亦舒:狄龙进步得太快了,只是脸蛋还是——

狄龙:(笑)孩儿脸?是不是?很多人都那么说,说我的脸老像长不大,我自己也知道。在《报仇》里,虽然老气横秋的提鸟笼,咬烟嘴,但总不像。

亦舒:神情很像,脸不像。那实在是一场好戏。

佟林:脸总会大的,小了还怕不大?大了才不会小呢!

三个人都抽烟,为什么

陈骏:(笑)

狄龙:陈先生好像很少讲话?是不是广东话听不懂?

陈骏:不,我就是不太爱说话。

狄龙:可是今天,(笑),必须要多讲一点。

亦舒:你们三个人都抽烟,为什么要抽烟?

佟林:男人抽烟,是很平常的了!

陈骏:没什么,是习惯。

狄龙:没什么事情做,便抽烟,玩玩。抽惯了,一天居然也抽一包,多数人都抽烟了,不抽的人反而少。

亦舒:喝酒呢?

狄龙:喝醉当然没味道,最好玩是将醉未醉的时候,是一种享受。我喝到那个时候,特别爱说话,把平时不好意思 说的话,全部讲出来了,心里多舒服。

陈骏:喝酒当然有一定的味道,否则怎么从古到今,居然有那么多人都“迷”酒。

佟林:也许是逃避现实?

狄龙:哈哈。

陈骏:狄龙是开机器脚踏车的吧?

狄龙:嗯,我觉得它轻便,而且方便,也够经济,当然如果要买汽车,我会考虑好一点的牌子。

佟林:住在影城里面,交通的确是不方便。

陈骏:狄龙的武术,是谁教的呢?

狄龙:你的呢?

陈骏:也没怎么,是自己学,当然开头的时候,有专门人材在旁边指导。

狄龙:我跟林蛟先生他们学的,跳弹簧床什么的,都得下真功夫,最高是跳《十三太保》的城墙,大概有二十余尺高,下面铺着不少东西。

陈骏:听说这里可以骑马?

狄龙:是的,就在公司后山那里,随意骑骑,也是很开心的。

男孩子都喜打桌球

亦舒:除了这个,还干些什么呢?

狄龙:打桌球,男孩子都喜欢干这些事情,对女孩子来说,也许莫名其妙,是不是?

陈骏:我也打桌球。

佟林:我们年纪大了,比较爱打麻将,我在宿舍里,还赢了钱呢。

亦舒:打麻将,真是……

狄龙:我不爱打麻将。

陈骏:年轻的男人,多数不爱打麻将。

佟林:那是各人所好,没话好讲。(笑)

狄龙:除了上桌球室,还有开快车、骑马、偶而喝喝啤酒,这大概都算健康的举止吧?

佟林:当然……难道没有与女朋友玩玩?

狄龙:女朋友?

陈骏:有没有女朋友。(笑)

狄龙:(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非常大方)没有固定的,普通的女朋友,还是有的。

佟林:那也消磨了不少时间来。

陈骏:女朋友……

狄龙:我个人来讲,是不想这么早结婚的,我今年廿四岁,过六年,我想差不多,那时候我自己的性子也比较定一点了。

陈骏:你是很有计划的样子。(笑)

亦舒:将来的对象,该要什么样子的?

狄龙:很难说,没有一定,将来碰上了,便是那个,现在讲这么多空话,没有用。

陈骏:这的确是缘份胜于一切的,自己说什么也没用,将来的事,还是管将来。

狄龙:我是相当野性的人,搬进宿舍来住以后,就不大回家,但是父母,我觉得是应该孝顺的。

陈骏天天要回家

狄龙:不常回家。

佟林:不,他是天天回家的。

狄龙:爸妈也相当疼我,就是因为这样,才把我性子宠坏了。

亦舒:不觉得,狄龙性情很好。

佟林:年轻人,脾气好的没几个,那像我们这样。

亦舒:狄龙肩上的刺花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狄龙:(笑)唉,说起这个,也真糊涂,都是小时候干的。我隔壁邻居,有个小孩学刺花,我觉得好玩,便叫他替我刺了,那晓得刺了一边,我嫌单调,于是索性两边都刺……

佟林:现在洗不掉了吧?

狄龙:洗不掉了,回家让妈妈了打了一顿的。

陈骏:好像也有办法。

狄龙:除非是植皮,那多别扭,索性随它也罢。

佟林:有人会以为你是为演戏刺的呢。

狄龙:是,拍《大决斗》的时候,我胸前有刺花,肩上也有刺花,连厂里的工作人员也分不出真假。

陈骏:以前的人刺花比较多,现在真的是极少了。

狄龙:所以呀,而且因为替我刺的人刚学会,所以图案也不怎么精致。

亦舒:痛不痛?

狄龙:当然痛。

佟林:来了香港也廿多天了。我比你还迟几天来。

狄龙:住得惯吗?

陈骏:很好,比我想像中的好得多,真想不到有这样好的宿舍。昨天见到李菁小姐,但是没有介绍过,故此没打招呼。

希望大家有合作机会

狄龙:几时开始工作?

陈骏:就快开始了,新片是《怕老婆是大丈夫》,与金霏小姐合演,还有一套则是《多谢老板娘》,与何莉莉小姐演武侠电影。

佟林:那很好,这叫作“如愿以偿”。你衣服怎么弄脏了?在拍戏吗?

狄龙:没有,刚刚我上厂,演戏,但是我跟着摄影机走,看看镜位什么的,结果身上便弄脏了。

佟林:怎么?还想做技术人员?

狄龙:有这种意思,做幕后工作,也是非常有趣的,而且更有意思。

陈骏:你是先作演员,说不定有一天任导演——

狄龙:岂敢岂敢。

陈骏:我是先做幕后工作,再做演员的。

狄龙:刚相反?不过电影真是极其繁复的,需要无数的工作人员合作,才可以做得成功,担任任何一个部门的工作,都是有劲的。

陈骏:我也是这个意思。

佟林:那么你们两位,可以说是志同道合了。

狄龙:进了公司两年多,也足足演了两年的戏,不敢说自己有进步,但是自己看得比较顺眼一点,则是事实,希望《鹰王》上映的时候,隔壁坐的观众,不要骂得太厉害就可以了。

狄龙总是很谦虚的

佟林:我看狄龙,个子高高的,有几呎几吋?

狄龙:五呎十一,看上去好像很高,然而不是。(笑)

陈骏:那也够高的了,中国男孩子中,像你这么高的并不多。你要比我高一吋左右。

狄龙:(笑)那你也顶高的。只是做演员,高矮没有关系,还得靠演技,等于漂亮 女明星,也得靠演技啊。

佟林:可是演技派,不如英俊小生受欢迎。(笑)

陈骏:取笑,幸亏我们也不怎么英俊。

佟林:可以算数了。

狄龙:哪里哪里,不怕笑死了人吗?

佟林:说笑话,做演员的,长得好看,当然是占便宜一点,至少讨人欢喜,可是呢,演技也真的要紧,若好看,站在银幕上像块板,叫人看着怎么不生气!

狄龙:希望我这块板可以越来越活。

陈骏:狄龙总是这么谦虚的。

佟林:可爱,小伙子的确是应该这样,满招损,古人不是说得顶有意思?

狄龙:我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便好了。(笑)

佟林闲来喜欢玩四圈

佟林:有空可回家了吧?

狄龙:家里有妹妹。

亦舒:妹妹可有英雄崇拜?

狄龙:(笑)才不呢?妹妹廿一岁了,最不喜欢我当明星,老叽叽咕咕的批评我。

陈骏:妹妹都有这毛病。(笑)

狄龙:不过我妹妹对我很好,女孩子总是爱叽咕,有什么办法?

陈骏:像我,才到香港几天,当然觉得家里人不错了,你幸运,始终没离开家。

佟林:狄龙简直还是小孩子!

狄龙:不小了。既然大家住得那么近,有空可以走动走动。

佟林:你们年龄相仿的,多走走,我呢,还是在打麻将。

狄龙,陈骏:(笑)

佟林:好了,这次也谈了不少话了吧,我们也该休息一下了。

狄龙:陈先生,认得你很高兴。

陈骏:不要客气,我的感觉也是一样。

狄龙:两位大哥再见。

陈骏,佟林:再见。

aws

aws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