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情侠气QQ群: 154487815 媒体联络:tilungfanclub@126.com

龙文馆 tl-articles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龙文馆 > 旧资料堆 > 明星茶话 靳蜀美
龙文馆

tl-articles

明星茶话 靳蜀美

明星茶话

由于圣诞节与新年的到临,整个十二月份处处充满了热闹与欢愉的气氛,年轻的女孩子们,早为着一连串的舞会和派对,设计好各式新颖的服装,希望能在这可爱的月份里留些美好的记忆!也许在你忙碌之余,也曾关心到你们所崇拜的明星偶像,他们是如何 渡过这个令人兴奋 的十二月份吧?所以“香港影画”特地邀请影后李菁、岳华、狄龙及邵氏新星杨爱华来参加这一次的“明星茶话”。

在积极开拍新片,不断增加生产的制片方针下,邵氏公司中的演员大都同时一身兼拍数片,尤其像李菁、岳华、狄龙这些深受广大影迷 拥戴的明星,更是日夜颠倒忙得不可开交,所以要想同时把他们邀集在一块儿,聊会儿家常,可真不是易事呢!碰巧这一天李菁拍的是中班,下午一点钟开工;岳华呢,本来是要去拍外景的,临时宣布改期,正好有空;狄龙虽然是早班拍戏,刚好那堂布景在转换灯光,演员可以有两个小时的休息,于是“香港影画”编辑部就抓 住 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给大伙儿敬了一张“临时通告”——立刻在李菁家里集合!

一进门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在整个和饭厅都是一片可人的绿色,草绿色的地毯就像是一片柔软的青草地,踩在上面的人,任谁都会有一种脱下鞋来,享受那份柔软同舒适的欲望。

李菁是个细致的姑娘,不但她的自己平日的衣着,发工或首饰非常注意,就连她家里的每一件家私,摆饰,甚至是插在花瓶中的花枝,都经过仔细地选配,看起来是那样调合,大方,难怪李妈妈含着掩不住的喜悦,告诉大家:“这屋里一切都是李菁自己设计的,我是落伍了,才没有这么大的心思来管这些呢!反正她平时也喜欢东擦擦、西弄弄的,我有时候出点主意,她还总嫌我老古板呢!呵呵呵呵!”

“妈妈您又说我坏话啦!”俏李菁穿着一身黑纱的洋装从屋里出来,甜甜的笑容挂在唇边,两只小小的酒窝也顽皮地含满了笑意,有了这么个娇娇女儿,难怪李妈妈整天总是笑眯眯地合不上嘴呢!

“谁说你坏话啦!还不快去倒几杯桔子水哩,大家都等你半天了,真不懂事!”李妈妈又怜又爱地佯斥着女儿,李菁顽皮地向妈妈伸伸舌头,扮了鬼脸:“是!”转身到酒柜边去调弄桔子汁。

这时候门铃“当当”作响——

原来是“香港影画”周副总编辑,他身边还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子。

“请进,请进!”李菁一边送桔子汁,一边热心地招呼着她们,正要关门,突然一个高大、健硕的身影却从门缝里挤了进来,嘴里还着:“哎,慢点,还有我!”

“好呀,狄龙就是你来得最迟,应该受罚!”半天没有开过口的岳华突然开了腔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连着吃了两个N.G,所以来晚了!”狄龙永远是这样有礼貌,难怪许多年轻的女孩子都对他着了迷!

“新戏连着开拍,又买了新车,当然要请客!”就连李菁也跟着起哄了!

“请客就请客,可是这里有位小姐,你们也不先给我介绍一下……”别看狄龙平时老老实实地,见了女孩子就脸红,原来也只是个“外表老实”而已!

“是呀,周副老总你太懒了,带了位小姐来,也不说给大家介绍介绍!”岳华也跟着“疯”起来!

“嘿嘿,你们大家聊得正高兴嘛……“副总编辑习惯地推了推眼镜……

“好了,不用你来介绍,我来跟你们介绍。”李菁拉着那位小姐在沙发上坐下,为岳华,狄龙一一介绍后,才指着这位小姐:“她就是新来的杨爱华小姐!”“哦,就是前一阵子报纸上传说演林黛玉的杨爱华!”谁说狄龙不关心女孩子的事?经他这么一提大家都突然觉得彼此熟谙了许多似的!

说起杨爱华可真是典型的中国美女,一张略长脸儿上,眼睛,片子和嘴配合得恰到好处,纤细修长的身材,真可说是“玉树临风”一般。

“我刚来不久,什么都不懂还希望各位多指教!”杨爱华未开口先微笑,说话慢条斯理的,没有半点浮躁,轻佻,望着她斯文、轻柔的神态,就溃乱 像中国古画中仕女图的化身一样。

“你好高哟,有多少呎?”真的,杨爱华比一般女孩子起码高出半个头?

“大概五呎六吋!”还是笑眯眯地回答着。

“啊哟,如果穿上古装再梳一个发髻,恐怕 要有五呎八吋高了,狄龙看样子这个贾宝玉只有你能当了!”岳华从旁打趣。

“哎,狄龙你们两比比看,相差多少,靠背一比,老天,身高六尺的狄龙在杨爱华的身边,看起来觉得只是高一点罢了!”

“女孩子头高,而且她还穿着有跟的鞋子!”狄龙不服气地嚷!

“她这鞋能有多高?半寸了不起了!自己不够高还不服气!你们男孩子就是这样!”李菁拉着杨爱华又坐下:“来,随便吃点零食!”

“因为临时通知,什么也没有准备,真不好意思!”李妈妈殷勤地招待着大家。

“来李菁家最好,不论什么时候,总有好多好吃的东西!”狄龙一边喝着桔子汁,一边继续着:“有时候我们拍完戏回家,累得要死,懒得再走到餐厅去吃饭,就在李菁家打游击!”

“李妈妈的菜我也吃过,就像广东人说“灵舍唔同”啊!”岳华回味无穷地故意舔舔舌头,逗得李妈妈更加开心了。

“好,好,下次约一下时间,我再烧几样菜请大家来吃!”

“好了。杨爱华,你听不听得懂广东话!”杨爱华又是微微一笑,摇摇头。李菁开心地,像个大姐姐一样告诉杨爱华:”还是学会广东话好,那做什么都方便一点!”

“没有,公司只叫我先做实习场记,熟悉一下环境!”

“她们现在好多了,从前我们当新人的时候,都是一上来就跟着拍戏,又紧张,又害怕只要是第二天就有通告,头一天晚上就睡不好!”李菁想起从前自己做新人的经验。

“你几岁开始拍戏的?”

“我十四岁考进南国剧团,十五岁就开始拍戏,一开始就因为太小,就只能跑跑龙套,至岳枫伯伯拍《宝莲灯》的时候,才算是我正式演戏!”

“是呀,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是来考童星的嘛,站起来还没有枱子高!”岳华故意逗李菁开心,老气横秋地说着。

“说我是童星也好,站起来没有枱子高也好,可是你别忘了,我还是你的师姐呢!”李菁得意洋洋地反击了岳华一记。

“怎么你会是岳华的师姐呢?”狄龙八成愈想愈想不通,忍不住插了句嘴。

“唉,别提了,只怪我当时不早来报考南国,让这个小鬼跑在前头,念了第二期,我是第三期自然是只有屈居‘师弟’的名分了。”岳华这么一解释,大家都给逗乐了。

“大家都是由新人作起来的,为什么不谈谈做新人的经验呢?”

“唉,一提起做新人,我就想起那时候一个月二百元薪水的日子!每个月领了钱来,买完日用品,扣下伙食费,所余的就只是几十块钱,别说交女朋友了。就是连理发都得左算右算才能腾出点钱来,岳华不胜感概似地叹着。

”现在你的片酬比以前加了十倍不止,怎么还是老听叫他叫穷呀?”李菁可不肯放松岳华,连忙“盯”上一句。

“唉,天生穷命嘛,没法子,有多少钱也积不下来,哪像你洋楼,汽车一买就是一大堆,完全是个小富翁的样子。”

“我们女孩子怎么能和你们比呀,不趁 着能工作的时候多积一点,万一将来年轻大了,没人要了的时候,怎么办呀?别看李菁平时嘻嘻哈哈的,好像没有一点儿心眼儿,意是这么有主张。

“别急,别急,万一真的没有人要了,就冲着这些洋楼,汽车的份上,我也会狠狠心要了你的!“狄龙一本正经地说得像真的一样。

“要死了,狄龙你愈学愈坏,也会耍贫嘴了。”李菁竟被狄龙说得羞红了脸,大家可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还是回头来说做新人吧。”狄龙顽皮够了,又把话题扯了回来:“我第一部戏就是拍《死角》,那时候从没拍过戏,只听说张彻导演拍戏很认真,对演员的要求也很高,所以第一天拍戏,我心里就像打鼓一样,咚咚咚咚地跳个不停,试了一遍又一遍,我始终没法达到导演的要求,我心里是又害怕,又着急,惟恐导演不耐烦要换演员那就惨了。”

“这种滋味谁都尝过,我一上来拍《西游记》的时候还不是一亲,因为要扮孙悟空,脸上粘上好多猴毛,比拍古装片黐头套还要难受,整个脸上都是又痒又扎的感觉。”

“我现在拍了这么久戏才慢慢的习惯黐头套,本来一戴上头套我就觉得头好像重了十倍一样难受”,狄龙说着顺手去摸摸头上的古装头套,他因为是拍着一半戏下来的,所以还是抹着油彩 ,黐着头套。

“谁都是一样,我演孙悟空的时候也是初初拍戏,心情也很紧张,常常顾着演戏就忘了台词,有时候记住 了台词又忘记了一些小动作,幸亏何梦华导演很有耐心,从来不发脾气,让我一遍一遍地试,一直试到完全熟了才正式拍。”

“好在这几位导演都很有耐心,也有涵养,看见我们做得不对,也从不骂人。我拍《宝莲灯》的时候,岳伯伯就很照顾我。”李菁眨着一对大眼睛认真地说。

“就是岳枫,岳导演?”

“是呀,你知道的,岳伯伯戏从来不马虎,随便一个小动作,他都注意到,也要做好才行,我在南国的时候因为年纪不够,教身段的老师就只教方盈、李婷、秦萍她们,我就偷偷在旁边看,回家自己练,所以也算学会一点身段,要不然,一点身段都不懂可就糟了!”说起这班老朋友,嫁的嫁了,去世的去世了,反倒只有这当年的“小不点儿”李菁,却在影坛上放出了异彩,人世间的事怎不叫人慨叹“世事难料”呢!

“人家说有些人拍久了戏,慢慢就会变成老油条,处处敷衍了事,投机取巧,究竟有没有这种情形呢?”

”这我可就不大清楚了,我想是不应该有吧?对工作敷衍了事不但一起工作的同事会不满意,拍出来的成绩不好,也会慢慢失去观众,吃亏的还是自己,所以我是不赞成这样做的。”

“李菁的话很有道理,做演员也和别的工作一样,不努力求进步,求深入,慢慢也会被淘汰,既然把演戏当作是一分事业,就应该兢兢业业地去干才对,像狄龙就是一个好榜样,拍戏的时候认真拍戏,拍拖的时候认真拍拖!”岳华又打上狄龙的哈哈。

“别信他的,我是标准青年,对不对?”狄龙意向静静坐在一边的杨爱华讨救兵,杨爱华似羞又娇地呡嘴一笑,又没有了下文。

“再别提你什么标准青年了,他呀精得什么似的,在九龙拍拖怕被人看见,专门在香港拍拖,好多人都亲眼看见过的!”李菁一语道破狄龙肠中秘密,狄龙竟然立刻满面通红,半天才蹦出一句:“香港那边空气好一点嘛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这回就连杨爱华也哈哈笑了起来。

“你在台湾有没有拍过戏?”李菁就回过头来问杨爱华。

“没有,我本来一直在世界新闻专科学校读影剧科。”杨爱华呡嘴一笑又接着说:“后来张会泽导演在台湾招考《红胡子》的女主角,我就偷偷去报名,没想到就接到通知让我去试镜,试镜的结果,张导演认为我不太合适《红胡子》里的角色,袁秋枫先生就叫我到香港来报到。”

“那你现在是住在宿舍里了?”

“是的,我和胡玉霞同住,她也是最近才从台湾来的,大家在一起比较有了照应,要不然我一个人可真要怕死了。”

“来了这么些日子想不想家呢?”狄龙关心地问她。

“想,当然想了,我刚来的那几天真恨不得立刻回家去呢。”

“你今年几岁?”李菁见杨爱华可是小可怜儿似的表情,也不觉得无限爱怜地问她。

“十八。”

“哦,难怪要想妈妈了,还那么小。”

“你自己也不过刚才脱离儿童阶段,就来倚老卖老了,好意思。”岳华又寻李菁开心,看见李菁给逗红了脸,他就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“岳华,我可警告你,不可以再欺负李菁,否则小心一点,哼!”狄龙突然跃了起来,摆出一付决斗的架势,向岳华挑战。

“李菁和狄龙合作好几部武侠片,是吗?”

“是呀,前后拍过《保镖》、《鹰王》、《新独臂刀》,和岳华也拍过《侠士行》、《冰天侠女》。”

“都是演情侣吗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难怪狄龙要抢着表演一套英雄救美了,哈哈。说真的,你和狄龙合作的《鹰王》什么时候上映?”

“大概快上了吧。”李菁不能肯定地回答。

“啊呀,又要精神紧张了。”

“拍都拍完了,你还紧张什么?”我不禁问狄龙。

“你不知道,拍的时候紧张是怕表现不好,导演不满意,上映的时候紧张,是怕观众不欣赏,“恶评如潮”,岂不糟糕了吗?”平时狄龙虽然是嘻嘻哈哈的,但是对自己的事业、前途,可是半点也不马虎的。

“如果再卖了百万,你这个圣诞节可就过得更开心啦!”

“戏能卖钱当然开心,可是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可以达到的,目前我只希望观众看过以后,觉得我的演技进步了一点,我就满意了。你说我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自私?”

“这样说倒是没什么自私,就是买了新车只请女朋友去,这点显得有点自私。”岳华一本正经地这样说着。

“还说女朋友呢,眼看着圣诞节就要来了,连个舞伴都找不着,万一有会开舞会想去玩一下都不成。”狄龙苦着一张脸,说得就像真的一样。

“你还会愁没有舞伴?这样好了,既然你也没有舞伴我也没有男朋友,何不将就一下请我作你的舞伴呢?”

“啊呀,影后这你样说我就太不好意思了,你到反过来寻我开心了。我虽然是《鹰王》可也打不过他们联合阵线呀!”

“李菁你过圣诞节有些什么节目?”

“哪儿会有什么节目?忙起来说不定圣诞夜都要开工呢,我记得去年圣诞节的时候就是在赶拍《鹰王》,圣诞夜那天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收工,我们哪里也没有去,就到公司大配音间,同仁自己开的舞会去玩了一会儿就回家了,因为都是熟人,所以玩得非常痛快!”

“我记得我去年摸彩还摸到一个雪人型圣诞蜡烛,一直还摆在枱子上舍不得去点它呢。”狄龙也兴奋地回忆着去年圣诞的欢乐光景。

“不知道今年圣诞节公司有没有举办什么活动,我记得去年曾经有过慰问伤残儿童、病人的安排,这件事我倒觉得相当有意义。”岳华喝着桔子汁,慢慢地说着。

“可不是吗?圣诞节对一般人,尤其是年轻人说来,是代表着狂欢的意思,我们可以心情地玩,心情地乐,可是对那些伤残的人来说,无疑的这个节目就是一个无情的打击,所以能在这个日子里也有给他们的一些温暖的人情,当然是最有意义的。”李菁到底是女孩子,心思细腻,想到这些伤残人的心情,自己也不禁黯然。

“现在我倒想到一个主意,不知道行不行得通。”狄龙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突然跳了起来。

“什么主意?”

“我们为什么不建议公司,把《鹰王》上映的第一场改作义演,同时,我们公司的全体演员现场登台表演,一定要拿出各人的拿手节目,唱歌也好,跳舞也好,然后将义演的全部收入捐给伤残病人,你们认为如何?”

“好呀,这个主意好极了,等一下我们就去向袁经理建议,我相信只要客观条件允许的话,公司一定人采纳的。”李菁也无比兴奋地附议着。

“还可以召集我们南国历届的毕业同学,大伙儿拜堂一出舞台剧,要干,就一定要轰轰烈烈地干出点名堂来,观众 就是出再高的票价,心里也不觉得冤枉。”岳华也兴致勃勃地谈着他的计划,这时默坐一边的杨爱华也被大家的热情所动,红着脸说道:“我虽然不会演戏,可是有什么不重要的角色也想参加一份,救济伤残人人有份,我也愿意尽一点力量。”

“好,就这么决定,我们现在就去找袁秋枫先生商量,岳华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
“当然!”大家兴冲冲地站起身来准备走了,李妈妈从屋里提着一只化妆赶出来,埋怨 似地对李菁笑道:“光只顾着想筹备义演,连自己下等要开工都忘了。”

一看表,啊哟,可不是吗,东拉西扯地竟已过了十二点了,大家连忙向李妈妈告辞,走出了李菁的家,望着李菁、岳华、狄龙和杨爱华一起走向片厂,中国电影界有了这么一群活力充沛,努力向上的生力军,还愁什么银色事业不能发扬光大呢。

靳蜀美

李菁家1

在李菁家2

在李菁家3在李菁家4